<cite id="dfn1r"><th id="dfn1r"></th></cite>
<ins id="dfn1r"></ins><del id="dfn1r"><noframes id="dfn1r"><del id="dfn1r"></del>
<var id="dfn1r"></var>
<cite id="dfn1r"><span id="dfn1r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dfn1r"><span id="dfn1r"></span></cite>
<del id="dfn1r"><span id="dfn1r"></span></del>
<ins id="dfn1r"><noframes id="dfn1r"><ins id="dfn1r"></ins>
<ins id="dfn1r"><noframes id="dfn1r"><cite id="dfn1r"></cite>
<cite id="dfn1r"><noframes id="dfn1r">
您的位置 首頁 科技

電視機改革印記:從“凸面”到“凹面”

1958年,我國第一臺黑白電視機誕生。到了改革開放初期的80年代,黑白電視機作為一種奢侈的家電慢慢進入部分家庭…

1958年,我國第一臺黑白電視機誕生。到了改革開放初期的80年代,黑白電視機作為一種奢侈的家電慢慢進入部分家庭。1970年,我國第一臺彩色電視機誕生,到了90年代,彩電一躍成為“新三件”之首。據市民回憶,那年頭的電視機價格不菲,80年代平均月收入30元,而當時的電視價位300元到一千多不等。

從黑白電視到彩電,從奢侈品變為生活必需品再到極為普通的“家用電器”。改革開放四十年,也是我國電視機奔跑的40年。我國的電視產業從一度依賴于國外技術到自主研發,而后等離子、液晶、OLED、激光、量子等新概念層出不窮。

進入21世紀以來,電視行業格局變換。曾經的電視機品牌松下、東芝、索尼等企業鋒芒不再,海信、長虹、創維等國內企業迎頭趕上。如今,市場需求也發生了變化,“互聯網+人工智能”成為了電視的標配。分析人士認為,產品毛利低、行業技術更新換代快是目前電視產業遇到的最大困境。

市民四個月工資購置一臺彩電

“電視偶爾有圖像問題出現‘雪花’,拍幾下就好。”已過不惑之年的楊發(化名)對6歲那年家里買的第一臺電視記憶猶新,“那是我家也是我們村的第一臺電視,紅顏色的外殼,12英寸的松下牌黑白電視。”

1983年,彼時的電視機還未“飛入”尋常百姓家。“當時全村的人在我家看《霍元甲》”,為楊發兒時的記憶增添了一抹傲嬌的色彩。如今這種場景也只能在影視作品中可以看到了。

據楊發回憶,當時市場上國產電視機品牌主要有金星、飛躍、熊貓、牡丹等,還有不少日系品牌,包括松下、東芝、索尼等。

“松下電視或者日本電視很結實、不容易壞,后來鄰居家和我們家買的其他新電視,幾年后就需要維修,但是最初買的那臺電視十幾年沒有修過,雖然是黑白的,但很清楚。”楊發對于家中第一臺電視的最大印象是“皮實”。

時間來到90年代,以“彩電、冰箱、洗衣機”為代表的“新三件”取代了以“自行車、手表、縫紉機”為代表的“老三件”,彩電開始霸占歷史舞臺。“中學時家中原先那臺黑白電視就放在我自己屋里,偶爾看看,家里人看彩色電視了。”楊發回憶道。

1993年,石家莊趙先生花兩千元左右買了一臺彩電。“熊貓的,從工貿中心買的,又找了輛三輪馱回去。當時剛剛結婚不久。”按照趙先生的回憶,那時他一個月的工資在五百元左右,一臺電視大概花掉四個月的工資。

對于當時這筆巨大的開銷,趙先生表示自己猶豫了許久,“買的時候也不懂參數,覺得尺寸夠大又好看,就下手買了下來。”趙先生回憶,當時大家的心態是普遍認為電視尺寸越大越有面子,而彼時一款熊貓牌21英寸彩色電視是趙先生所能負擔的上限。

買回家卻被妻子嫌棄了一番,“她聽自己上海的同事說熊貓是鄉下人才買的牌子。”那時的中國還有諸如黃河、寰宇等早已消失的電視品牌,同時松下、飛利浦等外國品牌也已悄然進入一些經濟條件好的人家。趙先生坦言,面子歸面子,價格還是普通百姓考慮的最重要因素。

“當時進口電視松下和索尼比較普及,松下電視圖像顏色較清晰鮮艷,索尼圖像較濃偏深色,周邊親戚朋友較多選擇了松下。”1996年,身處南方沿海城市的王強(化名)花了七千元選購了松下彩電,而當時的月工資才幾百元。“因為當時大部分人買松下的都是21英寸,我買的是較大的29英寸,按當時來說是很奢侈的了。”這是王強成家后的第一臺彩電,他坦言,“滿足了當時的虛榮心”。

如今,王強家的松下電視還能正常工作,他兒子笑稱,“我家電視比我歲數都大。”而楊發的那臺電視機在其大學畢業后被賣給了收廢品的。趙先生家的熊貓電視經歷了三次搬家,最終因為音響問題在2004年被“以舊換新”淘汰。

“新時代”電視機面臨毛利率偏低瓶頸

“越用尺寸越大,最開始屏幕是凸的,后來是平的,現在又流行凹(曲面)的了。”趙先生笑著感慨家用電器更新換代的速度之快。

從黑白到彩色,從“凸面”到“平板”再到“曲面”,從手動撥臺到智能遙控,我國的電視機步入了又一個“新時代”。

如今平板電視占據主流地位,出現包括液晶、等離子、OLED等幾大技術類型的電視產品。在平板電視開始興起之際,等離子電視和液晶電視堪稱勢均力敵。從自2007年開始,包括先鋒、日立等等離子廠商相繼宣布退出等離子市場,液晶電視完勝。

“至于后來工作后買的松下電視,是當時喜歡等離子電視,知道等離子要停產了,就買了一臺松下電視作為留念了。”2006年,楊發對于松下電視的感情不減。

“賣一臺電視就賺幾十塊,而且等離子、液晶、OLED、激光、量子等新概念層出不窮,研發成本增加。”產業分析師洪仕斌認為,產品毛利低、行業技術更新換代快是目前電視產業遇到的最大困境。

隨著互聯網技術普及,除了顯示面板更迭,中國消費者和市場都對電視的功能提出了新的要求。BAT廠商開始與傳統電視廠商牽手,投資智能電視,爭奪客廳經濟,“互聯網+AI”成為電視標配。

2006年,創維出資成立酷開,負責研發互聯網電視技術,酷開曾分別獲得百度旗下愛奇藝和騰訊戰略投資。

TCL也推出互聯網電視品牌——雷鳥,雷鳥近兩年相繼獲得騰訊和京東投資。

海信則采用科大訊飛的智能電視解決方案。長虹語義也和騰訊叮當AI助手合作,海爾與阿里推出智能電視。

阿里更是推出“TV生態Inside計劃”,吸引了海爾、康佳、長虹、海信、創維、夏普、飛利浦、微鯨等傳統以及新進互聯網電視品牌的加入。

“未來需要堅定不移發展互聯網電視,電視成為互聯網終端,將會有更多想象空間。”產業分析師洪仕斌認為,電視應該從功能機到智能機進行轉變,智能化是行業發展大勢所趨。

2017年中國OTT(互聯網電視)市場無論是規模、投資、用戶,還是內容和廣告主,都呈現爆發趨勢,尤其是OTT終端的規模持續擴張,已與傳統電視終端旗鼓相當。

市場調研機構Statista預計,2021年全球智能家居市場規模將達793億美元;ABI Re-search的預測觀點則認為全球智能家居市場2018年就會達到700億美元,2021年更是會突破千億美元。

“電視偶爾有圖像問題出現‘雪花’,拍幾下就好。”已過不惑之年的楊發(化名)對6歲那年家里買的第一臺電視記憶猶新,“那是我家也是我們村的第一臺電視,紅顏色的外殼,12英寸的松下牌黑白電視。”

如今,王強家的松下電視還能正常工作,他兒子笑稱,“我家電視比我歲數都大。”而楊發的那臺電視機在其大學畢業后被賣給了收廢品的。趙先生家的熊貓電視經歷了三次搬家,最終因為音響問題在2004年被“以舊換新”淘汰。

本文來自網絡,不代表「不銹鋼廠家板」立場,轉載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stone368.cn/%e7%94%b5%e8%a7%86%e6%9c%ba%e6%94%b9%e9%9d%a9%e5%8d%b0%e8%ae%b0%ef%bc%9a%e4%bb%8e%e5%87%b8%e9%9d%a2%e5%88%b0%e5%87%b9%e9%9d%a2/

作者: zhaosf

廣告位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聯系我們

聯系我們

0898-88881688

在線咨詢: QQ交談

郵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時間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節假日休息

關注微信
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關注微博
返回頂部
一肖一碼